官方微博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当前位置: 主页 > 站长新闻 >

美国空军空天远征triangle轮胎部队的轮转与管理

2019-03-21 21:29 - 织梦58 - 查看:

点击上方可订阅关注我们哦!

顾伟 李健:美国空军空天远征部队的轮转与管理

作者:顾伟;李健

来源: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微信平台编辑:周悦

【知远导读】空天远征部队是美国空军兵力轮转与管理依托的基本组织架构。本文通过梳理美空军空天远征部队的设计思路、轮转节奏和管理方式等具体内容,目的是思考影响其兵力轮转与管理演变的主要因素,探究信息化条件下军种领导和管理兵力生成与运用的特点和规律。

上世纪90年代,为了对分布于全球的各种空中作战、保障和指挥力量实施更为一体化的建设与运用,美国空军部提出将几乎所有现役、预备役和国民警卫队的作战部队(Operating Force,OF)混编为10支空天远征部队(Airand Space Expeditionary Force,AEF),并将这种架构作为其管理兵力轮转的基本组织形式。1999年10月1日,美空军第一和第二空天远征部队正式开始了为期90天的任务部署1

美国空军空天远征部队组建的最初考虑

按最初设计,美国空军计划将主要作战力量分成10个大致相等的份额,即组建成10支空天远征部队,并以此作为管理军事力量建设,及向作战司令部交付作战力量的组织依托。具体而言,每支空天远征部队均以一个战斗机或轰炸机联队为基干联队,并混编有相应的预警指挥、加油、运输、救援等作战支援力量,通常编有各型飞机150-175架,总人数在15000左右。在10支空天远征部队中,基干联队驻地在美国本土的有8支,分别是第一远征部队的第388战斗机联队;第二远征部队的第7轰炸机联队;第五远征部队的第355战斗机联队;第六远征部队的第20战斗机联队;第七远征部队的第2轰炸机联队;第八远征部队的第28轰炸机联队;第九远征部队的第27战斗机联队;第十远征部队的第1战斗机联队。海外部署的有部署在阿拉斯加埃尔门多夫空军基地,第3远征部队的第3战斗机联队;部署在英国萨福克郡拉肯希斯皇家空军基地,第4远征部队的第48战斗机联队。

同时,美国空军还组建了5支机动空天远征部队2和2支快速反应空天远征部队。机动空天远征部队主要由装备加油机和运输机的部队组成,通常用于执行空中运输任务;快速反应空天远征部队则由驻美本土的第4和第366战斗机联队3组成,主要用于应对突发事件,原则上两支快速反应空天远征部队每年交替两次,每次90天进入待命状态。还有数量众多的属于所谓低密度/高需求4(LD / HD)资产,如装备U-2侦察机、E-8联合战场监视飞机、E-3预警指挥机、RC-135侦察机和搜救飞机等的部队,这些部队通常不会大量编配给某支特定的空天远征部队,而是根据全球的任务需要,按照自身的节奏进行轮转,因此任务强度往往较普通部队更高。下面是美国空军一个典型性空天远征部队的构成表:

表1 美国早期空军空天远征部队的典型构成表5

美空军认为以上配置可使每支空天远征部队获得较为完整的空中作战要素,并且就175架的飞机数量,及飞机本身拥有的性能优势而言,一般国家已难以对单支空天远征部队形成真正的威胁。在具体运用中,美空军将10支空天远征部队分成5对,两两配对,可以集中在同一方向,或在两个不同地点(甚至是不同战区)同时展开部署。此外,处于任务期的空天远征部队实际部署飞机的数量也存在较大弹性,一般不会将175架飞机全部部署到位,并且在任务区前沿基地部署飞机的数量也不会刻意维持在75架,而是将根据任务的具体需要对部署飞机数量和类型随时进行调整。近年来,随着F-22A和F-35A第五代战斗机,及MQ-1、MQ-9和RQ-4等先进无人机的陆续列装,美空军空天远征部队的作战能力得到了进一步提升。

处于任务期的空天远征部队,主要以空天远征特遣部队(Airand Space Expeditionary Task Forces,AETF)的形式向联合部队指挥官(JFC)提供所需的空中作战能力,而AETF的兵力则主要来源于此时处在任务期两支AEF,并同时编配必要的维修、医疗、后勤、管理等支援保障力量。作为美空军的基本任务编成,每支AETF的规模取决于任务的具体需求,可编为空军编号远征部队(Numbered Expeditionary Air Force,NEAF)、空军远征联队(Air Expeditionary Wing,AEW)、空军远征群(Air Expeditionary Group,AEG)或空军远征中队(Air Expeditionary Squadron,AES)。其中,NEAF是规模最大的AETF,一般由多个配属的AEG和AES的AEW组成;AEW通常按照美国空军标准联队的组织模式构建,具备独立建立、管理和运行远征空军基地的能力,并且有能力对地理上分散的多个配属作战单位实施指挥和控制;AEG是规模最小的,可独立遂行军事任务的AETF,但由于其不具备独立建立和运行远征空军基地的能力,通常只能驻扎在某一远征联队的基地内;AES作为美空军的基本任务单位,不具备完整的作战要素,通常不能独立遂行军事任务,但由于规模较小,通常统一部署,不再进行拆分。

按设计时的考虑,每支空天远征部队的标准轮转周期为15个月,现役部队的部署驻留比(deploy-to-dwell)维持在1:4,其中任务部署或随时待命期为3个月,其它12个月则用于部队的休整、训练和演习,包括人员的继续教育和休假等。按计划,在任一时刻,美空军10支空天远征部队中有2支维持在部署或随时待命状态,在接到命令后6小时内,可展开持续时间达90天军事行动;还有2支部队处于高级别待命状态,可以快速转入部署或随时待命状态;另有5支处于正常的战备训练状态;剩余1支则处于刚结束部署或随时待命状态后的休整阶段。

美国空军空天远征部队的轮转节奏及调整

2004年9月,美空军针对伊拉克和阿富汗两场战争造成的持续性用兵需求,考虑进一步增强兵力使用的稳定性和连续性,同时减少部队轮转带来的运输压力,在五对空天远征部队整体完成4次轮转后,将每支部队的任务部署期从3个月延长到4个月,标准轮转周期也相应调整为20个月,这样可以使任务区飞行员的变更频率从每年4次减少为3次,20个月周期的具体安排如下图所示:

图1 美国空军空天远征部队的轮转节奏安排(周期为20个月)6

2010年,美空军进一步将现役部队的任务期延长到了6个月,标准轮转周期调整为30个月。依据美空军2012年3月修订后的指示文件《美空军作战计划与执行(AFI10-401)》7,目前美国空军轮转的可选节奏如下图所示:

图2 当前美国空军轮转的节奏

具体而言,美空军将其现役部队的轮转节奏(Battle Rhythm)区分为A、B、C、D、E五个“波段”(BAND)。其中A波段是为无法采用6个月任务部署期的空军部队专门设置的节奏,轮转周期为20个月,其中任务部署或待命期为4个月,部署驻留比为1:4;B波段为美空军为现役部队轮转设定的标准节奏,周期为30个月,任务期为6个月,部署驻留比仍为1:4;C波段的轮转周期调整为24个月,任务期仍为6个月,部署驻留比则调整为1:3;D波段的轮转周期缩短为18个月,任务期为6个月,部署驻留比为1:2;E波段主要适用于低密度/高需求(LD/ HD)资产,轮转周期为12个月,任务期为6个月,部署驻留比为1:1。美空军国民警卫队和预备役的轮转主要采用M和N两个波段。M波段为和平状态时的动员部署节奏,任务期为6个月,或是9个月的动员期,动员驻留比为1:5;N波段为高任务兵力需求时的动员部署节奏,任务期同样为6个月,或是9个月的动员期,动员驻留比调整为1:4。

从实际执行来看,现役部队一般不会采用A波段进行轮转,而主要依据全球兵力需求总体强度的变化,采用B-E波段轮转。其中,B波段为标准节奏,C、D、E波段则适用于兵力需求逐步递增时的轮转节奏。按最初计划,美国空军将D波段,即轮转周期为18个月,部署驻留比为1:2视为AEF能够一定时间内维持的最大轮转节奏。如果超过该波段,短期可依据法律调整预备役和国民警卫队的轮转节奏,如果依然无法维持空军兵力的正常轮转,最终将按照法律扩充美国空军的总体规模。自空天远征部队组建以来,由于反恐战争等行动产生的大规模兵力需求,美空军只有10%左右的部队按A波段轮转8,少量部队按B波段轮转,绝大多数部队则按C或D波段进行轮转。

2013年4月,时任空军参谋长的马克·A·威尔士三世批准了新的空天远征部队(AEF)的轮转节奏,该节奏计划于2014年10月正式开始实施。新计划将所有现役部队的轮转周期设定为18个月,部署驻留比设定为1:2,即任务期为6个月,休整、训练和准备期为12个月9,也就是将上图中的D波段确定为空军现役作战部队的标准轮转节奏。原因是美国空军认为这样调整更容易将AEF轮转周期与美军全球兵力管理系统(GFM)10的大周期一致起来,即在全球兵力管理系统3年的大周期内,每支AEF将完成两次轮转。更重要的是,这意味着美空军同时将有4支AEF处于部署或待命状态,随时可用兵力的规模将增加一倍。此外,美空军还提出尽可能实现AEF的所有构成单元同步进行轮转,期望是以一种更为标准化、更为统一的轮转节奏,来提升空军军事能力生成与运用的融合程度。

美国空军空天远征部队轮转的管理

与其他军种类似,美国空军依托AEF模型构建起了一整套可预测、标准化的力量生成、待命和部署节奏,目的是通过同步计划、组织、训练、装备和保障等活动来生成最优化的空中作战能力,并满足作战指挥官(Combatant Commander,CCDR)对空中作战力量的持续性需求。同时,美空军AEF的轮转并不是独立进行的,同样是在国防部长的统一领导下,纳入美军的全球兵力管理系统(GFM)中,作为一个军种的支持性系统来运转的。在全球兵力管理系统的框架下,AEF轮转的“逻辑起点”是CCDR首先依据作战计划提出的兵力需求,即所谓的兵力需求/能力需求(Request for Forces/Request for Capabilities,RFF/RFC);随后主要的作战力量提供方11(ForceProvider,FP),其中包括美国空军,在参联会、作战司令部和本军种参谋团队的共同支持下,制定出一套合理的兵力提供方案;该方案经国防部长批准后,将正式成为美空军必须响应的一项兵力需求。而美国空军需要将各作战司令部产生的所有兵力需求在全球兵力管理系统的框架内进行整合,整合后的兵力需求将共同决定着AEF轮转的所有问题,重点是通过影响AEF的轮转节拍和周期最终的选择来最终调节美国空军兵力的总“供给量”和“供给速度”。

为了便于将AEF的轮转节奏与GFM的管理节奏对齐,美空军主要采用4个月、6个月两种模块节拍,及12、18和 24个月等的“弹性”周期来规划部队在力量生成、部署或是待召唤出动等阶段中所处的具体状态。具体到轮转计划的制订和管理,与空军参谋部中负责人事、作战和计划,即A1、A3和A5这三个部门的负责人12,及其参谋团队的关系更为直接。目前,美空军为AEF轮转编制的计划表(AEF Schedule)时长为24月,与参联会发布的全球兵力管理分配计划(Global Force Management Allocation Plan,GFMAP)的发布节奏保持一致,并对与美国的财政年度13保持对齐,原则上每年更新一次,也可根据全球兵力需求的突然变化做出调整。需注意的是,处于部署或待命状态的部队原则上每6个月将会有一次调整,因此10支AEF的轮转计划是联动的。也就是说,当全球兵力需求出现剧烈变化时,必须对所有10支AEF的模块节拍和轮转周期同步进行调整,否则将会造成轮转节奏的整体混乱。

AEF的轮转周期中除去任务期外主要为训练和重置期,这同样需要制定完备的计划以提供支持。在部队部署或待命期结束后,首先进入1个月左右的重置期,主要用于人员休假和部队的调整重组;在任务开始前,另有一个为期2-3月的预部署期,主要是根据待部署任务区的特点进行针对性训练,并做好部署前的各项准备工作。除以上两个时期,任务期外的部队则美国空军空天远征triangle轮胎部队的轮转与管理均处于训练期,具体可分为基础训练和高级训练两个阶段:基础训练通常在任务期结束后4个月内完成,待部队重新组建后,随即开始进行基础训练,主要是完成空勤人员的恢复性训练,飞机的维修和升级,新进入本单位人员的技能培训等任务,通常不参与驻扎基地外的演习和训练活动;高级训练与基础训练衔接进行,通常在任务期开始前两个月内完成,主要是在美国本土和海外基地参与由美国空军,或者空军一级司令部组织的军种内和跨军种的演习活动,重点是按部队任务性质参加的红旗、绿旗、鹰旗和银旗等“旗”系列军事演习活动。

由于贴近实战,并且联合程度较高,美国空军“旗”系列军事演习对其军事能力的最终“集成”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红旗军演是由美空军作战中心在内利斯或阿拉斯加空军基地组织的高等级军事演习,训练内容包括近距空中支援(OCA)、空中遮断(INT)、对敌防空火力网压制(SEAD)等空中作战科目,对配套的指挥、控制、情报、监视和侦察等力量也同步进行融合演练;绿旗军演主要在内利斯(绿旗西部军演)和巴拉克斯代尔(绿旗东部军演)两个空军基地进行,训练内容主要是空中力量遂行近距空中支援和投掷精确制导弹药等对地火力支援任务,通常将与陆军的一个旅战斗队联合进行;鹰旗军演主要在伊利诺伊州斯科特空军基地、新泽西州莱克赫斯特海军航空工程站等地进行,演练的内容主要是建立并维持空军基地的运行,目的是促进空军远征作战支援能力的提升;银旗军演可在美国本土和欧洲、亚洲的多个空军基地进行,主要是对来自不同专业领域的作战支援人员进行合成化应急训练,这些专业领域包括土木工程、金融、通信、承包商和人事等。

结 语

作为一种模块化的力量编成结构,美国空军空天远征部队(AEF),与陆军的旅战斗队(BCT)、海军的航母打击群/两栖远征打击群(CSG/ESG)类似,不但是军种能力生成的重要集成平台,也是军种向作战司令部能力输出的标准化“能力份”。其中蕴含的基本理念是期望通过一种连续性、一体化的解决方案将军事力量的建设与运用统筹起来,将诸军种与作战司令部的“建军”与“用军”职能有机衔接起来,并以此来增强部队日常工作的战略指向性。换言之,即通过军事力量建设规划的整体化,来推动力量建设实施的集成化,最终促进力量运用的一体化。

具体到美空军,首先,空天远征部队打破原来单一机种、单一机型的编制模式,根据任务需要,将各种空中作战力量和支援保障力量进行混编,增强了美空军自身的融合性和集成度,在组织体制上保障了空军的训练与运用时聚合性;其次,美空军为空天远征部队设置了多种可伸缩、可调节的轮转节拍和轮转周期,以此来增强力量建设与运用的总体“弹性”;再次,美空军空天远征部队有着较高的任务使用强度,因此相对于其他军种,有着更快速的轮转节奏,较短的轮转周期,体现了空中力量轮转的独特性。当然,美空军空天远征部队的轮转也有一些问题尚待继续解决,例如近十余年持续兵力资源的高需求带来的轮转压力;现役部队与预备役和国民警卫队轮转节奏不一致带来的同步问题;任务编组和建制编成差异产生的指挥关系衔接问题等。

【1】 与其它军种不同,由于前沿基地保障条件等的限制,加之其能够快速到达的特点,美空军空天远征部队的飞机无需必须直接部署到作战区域周围,可采用部署在美国本土,或是其他战区待召唤出动的模式执行相关任务。

【2】 2001年11月,美空军宣布将5支机动空天远征部队调整为2支。

【3】 第4战斗机联队和第366战斗机联队分别隶属于美空军空中作战司令部的第9和第12航空队,驻地分别在北卡罗莱纳州的西摩约翰逊空军基地和爱达荷州的山家空军基地,主要装备为F-15E和少量的F-15C,是当时美国空军最为先进的战斗机。

【4】 这类兵力由于装备特殊,数量相对较少,难以满足战区的兵力需求和军种兵力轮转的需要,因此美空军对这类兵力使用主要是考虑使命任务的切实需要,其使用强度远高于一般部队,在其他军种也有类似的部队。

【5】 Aerospace Expeditionary Force(AEF)、Airand Space Expeditionary Task Force(ASETF),https://www.globalsecurity.org/military/agency/usaf/aef-intro.htm。

【6】 Air Combat Command Expeditionary Warfare,https://ndiastorage.blob.core.usgovcloudapi.net/ndia/2013/expwar/TWilliams.pdf。

【7】 AIR FORCEOPERATIONS PLANNING AND EXECUTION,http://static.e-publishing.af.mil/production/1/af_a3_5/publication/afi10-401/afi10-401.pdf。

【8】 埃米·麦卡洛,航空航天远征部队的未来部署模型,外国空军军事学术,2012年第6期。

【9】 Air Forcerevamps AEF,http://www.af.mil/News/Article-Display/Article/496862/air-force-revamps-aef/

【10】 美国国防部全球兵力管理(Global Force Management,GFM)系统的基本节拍为财年,在日常状态下,国防部通过发布年度全球兵力管理分配计划(Global Force Management Allocation Plan,GFMAP)的形式对美军某一年度的任务兵力进行统一调拨分配。为了便于兵力提供方预做准备,GFMAP一般将在适用财年开始前的一年左右(提前10-12个月)发布,与此同时各作战司令部的兵力需求也在汇总之中,加上正在执行中的GFMAP,通常认为GFM的运行周期为三年。

【11】 主要是美国各军种部、作战指挥官(CCDR)、海岸警卫队、国防部具有作战支援能力的各业务局等组织,管理有相应的人力物力资源,可以为作战指挥官提供任务所需的资源。

【12】 2014年,美国空军参谋部对其领导结构进行了调整,将原先的A3/5(主要负责作战和战略规划)进行了拆分,将战略规划职能分离了出去,并与原先A8(主要负责作战能力需求管理)进行了合并,组建了A5/8(主要负责战略规划和作战能力需求管理),主要职责侧重空军建设发展有关的规划、项目和需求形成,原先的A3/5则调整为A3,专注于面向具体任务的作战、计划和兵力需求,A1没有调整,依旧主要负责人事。

【13】 如美国的2018财年是指2017年10月1日到2018年的9月31日。

数字经济智库

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

为了更好的服务数字中国建设,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加强数字经济建设过程中的理论交流、实践交流。来自中国数字经济以及“一带一路”建设领域的专家学者们成立了数字经济智库,为数字中国的建设添砖加瓦。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担任名誉院长,知名青年学者黄日涵、储殷等领衔。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是数字经济智库旗下的专门平台。


印小天演过的电视剧 世爵多少钱 七匹狼专卖店

最新标签

部队 空军 远征

精彩推荐

热点关注

友情链接():